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林芳草

分享智慧 感悟人生

 
 
 

日志

 
 

广州话歇后语  

2015-01-27 16:5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阿崩养猫──转性 ;
阿波较电灯——有着有唔着 
阿超着裤——谷住来
阿兰嫁阿瑞——类斗类
阿聋烧炮——散晒 
阿聋送殡──唔听你支死人笛
阿茂整饼——无果样整果样
阿驼行路——舂舂(中中)地
白菜煮豆腐——一清二白
白鸽眼——附旺唔附衰
白糖炒苦瓜——同甘共苦
白云山一担泥——眼阔肚窄 
半夜食黄瓜——唔知头唔知尾 
补鞋佬扯线——一拉就要到口
茶楼搬家——另起炉灶
潮州二胡──自己顾自己
潮州花灯——出双入对 
陈白沙使牛——请gen 
陈村码头——逢渡(赌)必啱
陈年中草药──发烂渣
陈显南卖告白——得把口
豉油辣椒酱——你想点就点
豉油捞饭——整色整水 
床板跳上席——相差无几 
床底破柴──撞晒大板 
大良阿斗官——二世祖
单眼仔睇老婆——一眼睇哂
倒挂腊鸭——油嘴滑舌
“邓”家婆打仔——睇你走去边
电灯胆——唔通气 
鼎湖上素──好斋
东莞佬卖席——你生定死架
断柄锄头──无揸拿
二叔公插田——听秧(殃) 
二叔婆失鸡——响二叔公度(二叔公:当铺的谑称)
二叔婆养**——够晒好心机
幡杆灯笼——照远唔照近
番鬼佬月饼──闷极
番薯跌落灶——该煨
飞机打交──高斗
飞机火足──烧云(销魂) 
非洲和尚──乞(黑)人憎(僧)
肥佬着笠衫──几大就几大 ?
肥婆坐屎塔──TUP TUP 撼 
坟场发电机——电死人
风吹鸡蛋壳——财散人安落
风吹芫茜------衰到贴地
缸瓦船打老虎——尽地一煲
高佬跌跤——差得远喽 
隔年通胜——唔值钱 
隔夜油炸鬼——冇晒火气 ! 
狗上瓦桁──有条路
棺材头烧炮丈——吓死人
跪地喂猪乸──睇钱份上
航空母舰——食水深
和尚担遮——无法(发)无天
黑白天鹅——曰哦夜哦
黄皮树了哥──唔熟唔食
黄鳝上沙滩──唔死一身潺 
火麒麟——周身瘾
火烧旗杆──长叹(炭)
火烧**头──熟口熟面 
鸡疴尿——少有
鸡食放光虫──心知肚明
掘尾龙拜山——搅风搅雨 
苦瓜炒鸭——苦过弟弟 
老公荷包——夫钱(肤浅) 
老公泼扇──凄(妻)凉
老火炆鸭——得把嘴硬 
老婆担遮──阴功(公)
老鼠尾生疮——大极都有限 
雷公劈豆腐——稳软的来虾
冷巷担竹竿——直出直入 
刘义打番鬼——越打越好睇
陆文庭睇相——唔衰螺黎衰
甩柄士巴拉──得棚牙
落雨担遮——死挡(党) 
麻布做龙袍——唔系个种料 
马骝生臭狐——唔系人咁味
卖感酸菜——俾面
卖鲩鱼尾──搭嘴 
卖鱼佬──有声(腥)气
买**头搭**骨——大件夹抵食 
猫儿洗面──系甘意
密底算盘——冇罅漏 
拿破仑——费卵事倾 
南无佬跌落粪坑──无晒符
泥水佬开门口——过得自己要过得人 
牛皮灯笼──点极唔明
年三十晚谢灶──好做唔做
年晚煎堆——人有我有
番禺蜡烛——假细心 
乾隆皇契——周曰清
清明插桃叶——假柳
撒路溪钱──吸引死人
三斤大头——得把嘴 
三水佬考试——少个得个
三水佬睇走马灯——陆续有黎 
三元宫土地——锡(爱惜)身
三只手指执田螺------十拿九稳
沙湾灯笼——何苦(府) 
山草药──噏得就噏
上好沉香当烂柴──唔识宝
摄高枕头——慢慢念
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神仙过铁桥——包卧惑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生虫拐杖——靠唔住
生水芋头——神神地
屎忽窟生疮──无眼睇 
石灰铺路——白行 
屎坑关刀──文(闻)又唔得,武(舞)又唔得 
湿水榄核——两头滑
湿水棉花──无得弹 
十月芥菜──起晒心 .
十月蔗头——甜到尾 
寿星公吊颈──嫌命长
甩头笔——唔舍(写)得
水浸缸瓦铺——盆满钵满 
水瓜打狗——唔见紧桷
死人灯笼——报大数
 抬棺材甩裤——失礼死人 
剃头佬走警报——懒刮
田鸡过河——各有各
天堂尿壶──全神贯注
贴错门神——你一面,我一目
铁木真打仔——大汗耷细汗
铜银买病**——大家偷欢喜 
投石落屎坑──激起公愤(恭粪)
瓦檐狮子──叻到满
问和尚罗梳──无个样罗个样
细佬哥剃头──就快就快
西南二伯父——专做好人
戏棚官话——唔咸唔淡 
咸蛋滚汤──心都实晒
向飞发佬拜师——从头学起 
秀才手巾——包书(输) 
哑蝉跌落地——冇声出
蕹菜文章——半通不塞
鱼片粥——岩岩熟 
岳飞老母-----督背脊
灶君跌落镬──精(蒸)神
灶君上天──有果句讲果句
灶头抹布──咸湿
肇庆荷包——陀衰人
蒸生瓜──神神地
纸扎下巴──口轻轻
周身刀——无张利 
做天文台——睇水.
 飞机火烛……烧云(销魂)
风吹鸡蛋壳……财散人安乐
隔夜油炸鬼……冇晒火气
棺材头烧炮丈……吓死人 
黑白天鹅……日哦夜哦 
泥水佬开门口……过得自己过得人 
神仙过铁桥……包稳阵 
石灰鋪路……白行 
甩头笔……唔舍(写)得 
水浸缸瓦铺……盆满钵满
问和尚摞梳……冇个样摞个样 
向飞发佬拜师……从头学起 
哑蝉跌落地……冇声出 
閻罗王嫁女……揾鬼要
閻罗王探病……問你死未 
閻罗王招工……揾鬼嚟做 
成吉思汗打仔……大汗(踏)细汗 
阿茂整饼……冇个样整个样 
水瓜打狗……唔见咗缺 
年三十晚谢灶……好做唔做 
灶君上天……有个句讲个句
陈年中草药……发烂渣 ;
灶君跌落镬……精(蒸)神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细佬哥剃头……就快就快 
肥佬着笠衫……几大就几大
喃嚒佬跌落屎坑……冇晒符
瓦檐狮子……叻到呅 
跪地喂猪乸……睇钱份上
火烧猪头……熟口熟面 
天堂尿壶……全神贯注 
撒路溪钱……吸引死人 
黄皮树了哥……唔熟唔食 
聾啞送殡……唔听你支死人笛 
狗上瓦坑……有条路 
纸扎下巴……口轻轻 
火烧旗杆……好叹(炭)
飞机打交……高斗
海底石斑……好瘀(鱼)
山草药……up得就up 
番鬼佬月饼……闷极 
非洲和尚……乞(黑)人憎(僧) 
潮州音乐……自己顾自己
断柄锄头……冇揸拿 
猫儿洗面……係咁意
棺材铺拜神……想人死 
蒸生瓜……"贤"贤"地 
屎坑关刀……文又吾得,武又吾得
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生虫拐杖……靠唔住 
番薯跌落灶……该煨 
和尚担遮……无法(发)无天 
单眼仔睇老婆……一眼睇哂 
水兵对水手……水斗水 
阿兰嫁啊瑞-……累斗累 
三元宫土地……锡(爱惜)身
白云山一担泥……眼阔肚窄 
年尾煎堆……人有我有 
厨房阶砖……咸湿 
秀才手巾……包书(输)  
倒挂腊鸭……油嘴滑舌 
抬棺材甩裤……失礼死人 
雷公劈豆腐……稳软嘅来"虾" 
生虫拐杖……靠唔住 
沙湾灯笼……何苦(府)  
屎坑石头……又臭又硬 
半夜食黃瓜……唔知头唔知尾 
扁鼻佬戴眼镜……冇得顶 
落雨天挂梅香--又咸又湿
旦家婆摸蚬--第二世(筛) 
铁拐李踢波--一脚踢 .
滾油淥老鼠--一鑊熟 
除裤呵屁……多此一举 
豉油瓶盖----又咸又湿
竹篮打水....一场空 
皇帝打冷震....孤寒
拖拉机入城-漆下漆下
啊婆擒墙—老西都要上 
穆桂英挂帅——出奇(旗)
陆荣庭睇相……唔衰摞嚟衰 [陆云灵睇相]
法国皇帝-费事倾
高鹤佬请酒——楝大坐上席
老公泼扇──凄(妻)凉
三水佬睇走马灯---陆续有来惊
二妹老公-----大把
光棍佬教仔——便宜莫贪
三水佬买鞋——大就大啲带,带就带啲大
床下底破柴——包撞板 
屎坑里点灯---找屎(死)
啊茂整饼---无个样整个样
肥婆坐屎塔——tup   tup  冚
老公七大家婆恶——日过唔得夜过
(高明)老妇乸揀女婿——高大有力
十八岁女——唔知价(嫁)
醉酒佬数街灯 ------唔知几盏
老虎扯旗--伸鸠虎
细路哥鸡鸡--来日方长
用手笃波--冇Q用
老妇行经----------无定时
神台桔-------荫干
格夜茶-------唔倒(赌)唔安乐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邓家鸡----见得食唔得
三水佬捉鸟哥----5只仔
黄绿医生----拿埋就风湿
南庄狗肉---唔食唔得
西南二伯父----靠害
成吉思汗打仔……大汗(踏)细汗 
三水佬食面 - --担梯上
撒路溪钱──吸引死人
鼎湖上素──好斋
石灰池种菠萝——白忙碌(白蔓绿)
沙河粉卖断市---好少可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